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智能化浪潮席卷深圳 3C机器人成主要看点_8

未知 2019-07-05 11:40

  深圳正在经历智能制造和产品智能化的大潮,未来可能是3C机器人最集中的市场,在日前召开的深圳机器人与自动化发展国际研讨会上,深圳机器人联盟秘书长毕亚雷做出这样的畅想。深圳市科技创新委主任陆健则透露,政府已将机器人产业视为深圳未来产业调整转型的主攻方向之一,这也意味着政府将以大量投资扶持机器人产业发展。

  阿西莫夫笔下的机器人能否出现在深圳?此次机器人国际研讨会聚集了来自美、日、德等国及香港地区的优秀机器人专家,涉足自动控制领域的深圳公司和大咖亦

  几乎倾巢出动,探讨深圳机器人的未来。ABB中国机器人负责人张晖指出,现在工业机器人仍是放进笼子里与人隔离的机械手,而电子工厂的组装阶段需要更灵活、擅长柔性制造的机器人。

  中国机器人产业创新联盟主席曲道奎指出,深圳未来的机器人发展应该聚焦于3C产业,做国际巨头们没做过的事。根据深圳机器人联盟的调查,深圳机器人行业犹如一座冰山,海面上的一角是较负盛名的家用机器人、医疗机器人和工业机器人,而毕亚雷以水下企业形容那些未以机器人命名的企业,我们看到机器人正在驱动着它们往理想的方向走。

  让机器人代替人工作

  应用:工厂缺工,机器人制造迎来暖春

  问题:技术认证待拟,技术工人缺乏

  让机器代替人工作!1986年曾参与中国机器人发展规划制定的美国华盛顿大学教授谈自忠说。谈自忠在会上展示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富士康工人正在工作的手,一张是特斯拉厂在加州的机械手臂。现在,这样的机械手也出现在富士康的深圳工厂。

  过去机器人在企业里的使用就像调味料,但随着劳动力短缺,人工成本急剧上升,它开始成为大批量使用的菜品。曲道奎说。作为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公司总裁,曲道奎对机器人产业近年的井喷体会尤深,毫无疑问,机器人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全球,都是最热的,它是引领全球下一个十年发展的支撑技术。

  在一般人眼中,机器人也许是变形金刚、WALL-E、高达或是新世纪福音战士,实际上,目前的工业机器人是一个自动执行工作的装置,工程师们的任务是让它们学习更多人的知识。毕亚雷介绍,目前珠三角机器人使用的年增速已经达30%60%。在装配、点胶、搬运、焊接等领域,以往只有大企业才能承担的自动化装备,如今由于制作成本降低、用工荒等因素,被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所使用。

  中小企业最直接的诉求是让机器人取代工人。毕亚雷坦言,需要机器人的企业提出的是需要打磨多少螺丝,但要分析需要多少机器人、哪些环节需要机器人,则需要设立科学的技术认证过程。另外,他还听到深圳最大的珠宝制造商想购买能穿项链的机器人、微电子厂家想拥有做微打磨的机器人,希望深圳的大型自动化公司可以关注到这些领域。

  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的统计表明,去年深圳机器人和自动化产业的产值超过了200亿元,大规模应用工业机器人的深圳企业包括众为兴、固高、富士康、福士、银星、华数、大族、配天、佳士、亿和、日东、雷柏、莱恩等。最新数据表明,富士康在深圳已有超过1万台机器人,其计划3年内机器人的使用规模达到100万台。

  根据深圳机器人联盟的展望,如果更多车间通过机器人实现产业转型,那么工厂的转产不再需要变动生产线,只需要修改软件就行。据统计,目前深圳已建立了10多个跟机器人产业重点相关的实验室和工程实验室,以及机器人孵化器和产业研资产业联盟,去年深圳相关产业产值超过200亿元。但毕亚雷指出,目前深圳机器人产业还存在诸多问题,例如关键零部件制造能力差、缺乏有经验的技术工人、生产线升级成本较高、企业创新能力不足等。

  陆健表示,深圳将提供一系列公共基础设施,为机器人相关领域的中小企业提供设备、技术和共享平台,我们手上拥有世界一流的、各种各样的仿真系统,但是不是你们都知道怎么去用?我们提供的平台够不够?能不能满足企业的需求?据他透露,未来深圳肯定会投入巨额资金支持这一行业的发展。

  做国际巨头没有做过的事

  定位:机械手全球都做,不如主攻3C机器人

  问题:技术瓶颈待突破,投资回收时间长

  33年里,深圳已经建立了完整的轻型工业体系,下一步该怎么发展?陆健分析,目前中国所消耗的外汇跟机器重型工业有关,深圳作为在计算机、通信、互联网、自动化控制、机械、材料等领域具有优势的城市,应该站在国家战略层面考虑机器人相关产业的发展,为国家装备工业做出深圳企业的贡献。

  针对深圳发展机器人的构想,曲道奎提醒:全国已经有30多个政府办的机器人产业园,深圳的定位在哪里?他指出,深圳企业想要投身机器人产业,必须要有清晰的定位,做整机、零部件、系统集成服务,或者是开拓新的商业模式?我认为深圳的机器人产业应聚焦于电子制造。

  因为全世界七成以上的电子产品都是中国制造,深圳占了其中很大一块,机械手全球都在做,但是3C产业对机器人灵活性和精确度的要求更高,国际巨头们过去都没做过。

  在政府对企业的扶持方面,日本东北大学教授小菅一弘表示,传统的机器人公司已经在很多行业有主导地位,他们很难改变传统思路和商业模式,政府应该资助小型机器人制造公司。香港城市大学机械工程系主任席宁教授表示,倘若更精细的柔性制造能够实现,机械手不仅可以抓取零件,还可以在高速和纳米环境下抓取分子,把一个抗体放到一个抗原上,并测试细胞的生理状态,从而降低新药开发成本。

  在毕亚雷看来,深圳本身就可能成为电子制造机器人最大的市场。深圳华强北是3C产品的大本营。ABB中国负责人张晖分析,以深圳的电子制造公司每日产能以百万计算,这是引入机器人的基础。而包括外壳、玻璃、盖板在内的零部件制造技术,其工艺和设备都相当成熟,有很高的自动化发展的可能性。他指出,在深圳的电子车间,唯一离自动化程度还相当远的工序是最后的组装,深圳的自动化目前还停留在单站阶段。

  而在技术瓶颈之外,毕亚雷道出了珠三角电子制造业的另一重现实:引入自动生产线看似能够缓解用工荒,但目前自动化程度较高的还是汽车生产,整个珠三角3C行业用机器人的比例非常低,电子企业主的顾虑在于无法判断怎样的投资是比较安全的。曲道奎亦表示,机器人产业是典型的三高一长:投资密度高、技术水平高、人才要求高,但投资回报的时间却比较长。

  工厂从机器人制造商那里购买设备,汽车行业的投资回报是3年左右,电子行业很难接受,他们要求的是1年或者少于1年。张晖表示,政府如何通过政策引导,使下游使用者放下顾虑,可能是机器人制造产业发展起来的重要一步。

  机器人也要与社会融合

  问题:如何建工艺中心+应用示范中心

  对策:政府支持+开放资源

  作为2007年开始做机械手臂的深圳本土企业,我们一路走过来挺艰辛的,深圳福士工业机器人有限公司销售主管李俊坦言,最开始公司以为做好机械手臂就OK了,但是发现更重要的是机器人的集成应用。另外,由于每家企业都要求与这家公司签订保密协议,因此尽管是同样的技术,却无法完成上下游集成。建立工艺中心和应用示范中心,这是我们最迫切需要的。

  曲道奎分析,常规工业装备几乎全是一次性产品,唯独机器人是个特例,拿着裸机啥也干不了,机器人和用户中间的桥梁便是系统集成。然而,要想对各种产品的工艺、工程指标、生产流程和规范了解清楚却非常困难,需要以大批量的市场推广作为基础。据他透露,从去年开始,新松公司陆续跟5个城市洽谈建立体验销售中心,对用户进行培训。

  深圳不应该孤立地做机器人,可以跟国际联盟合作,加入开放资源,从中受益并作出贡献,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教授MartinBuss建议,加入机器人开放系统等具有联盟性质的组织,可以共享许多资源。

  机器不是简单地代替人,而是跟社会融合,,小菅一弘指出,比进行系统集成更重要的,是机器人跟社会的集成既回应社会诉求也带来市场价值。据他介绍,日本的动物机器人PARO第一次进入市场是在2005年,最早在丹麦推广时曾为用户办了100多个培训班,现在已经有1000多个PARO在欧洲的老人院使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