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明星 > 正文

“两化融合”推动“中国智造”的转型

未知 2019-07-11 10:53

  蛟龙探海,神九飞天,中国高铁不断刷新世界纪录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已经成功取得一系列举世瞩目的自主创新成果,正在谋求由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的转型之路上,不断迈进。

  正如中国ICT产业权威市场研究和咨询机构计世资讯发布的《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白皮书所指出,具备信息化和工业化两化融合、协同增效以及品牌价值提升特征的中国智造,是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所必经的过渡阶段,要实现中国创造,首先就要实现中国智造。因此,不断探索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变的最佳模式,推动中国制造实现转型升级,将成为新工业革命背景下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普遍特征。

  两化融合正改变工业生产方式

  随着新兴信息技术的产生和应用,传统的生产方式和商业模式正在不可避免地发生着变化。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认为,随着信息技术与各行各业结合得更加紧密,未来工业的生产方式,也将发生显著的改变。因此,在第三次工业革命背景下,需要更深层次地推动信息技术和其他产业的融合,以引领颠覆性创新技术的研发,成功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

  提及中国智造的技术核心信息技术,邬贺铨认为,信息相当于延伸了大脑的智力,使我们做到以前难以想象的事情。例如,原来谈到网络,只是指通信,现在则远远不仅如此。就拿风头正劲的智能手机来说,虽然打电话的功能与其他手机没有区别,但它的功能早已超出通信的范围,其出色的人性化设计、高品质的感官享受,为我们开辟出智能通讯的全新体验。

  同样拓展人类发展体验的还有3G带宽的出现,它不但使得网速更快,还凸显出强大的信息处理能力。又如讨论正热的物联网、下一代互联网、移动网,实际上也是在原有生产技术之上,利用信息技术升级而来。我国的两化融合最初,也只是购买CLM、CLP企业管理软件,再到生产自动化,最终对整个生产过程中的数据进行分析和处理。邬贺铨解释说。

  3D打印是当前新型工业生产模式的典范之一,它打破了从前的加工生产思维方式,发展前景广阔。传统的加工是切除切削,不断把没用的削掉,这叫减法。而3D打印是将材料一层一层摞上去,打得多的地方摞得高,不打的地方摞得少,用叠加、层叠的办法形成产品,这叫做加法,使得材料利用率大大提升。随着对精细设计和打印材料的掌握,目前3D打印已经可以做到个性化生产,生产线甚至是灵活可变的。

  所以,有的国家把3D打印看成是从中国手中重夺制造业的利器,用于提供个性化服务,进行个性化制造。未来,这种新的加工技术,将会改变现在的生产模式,从大规模的制造转变为个性化的制造。邬贺铨分析说,对于我国这种主要利用廉价劳动力、无区别化生产的工业大国来说,个性化制造的出现,将对自身传统生产模式产生巨大挑战。因此,我国要在自主创新、转变发展模式、降低劳动力成本等方面占据主动,更深层次地推动信息化和其他产业的融合。

  虽然,现阶段我国两化融合面临一些难题,但也要看到自身优势。比如:我国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研究人员,具有得天独厚的人力资源。在智能信息处理方面,我国又拥有全世界最庞大的网络用户,网上资源丰厚,开发潜力巨大。而在医疗方面,我国的医院承载了全球数量最多的病人,病例资源丰富,如果能通过分析病例资料来促进医药产业的发展,同样前景看好。从本质来看,我们的资源不仅仅是水和能源等常说的实物资源,信息其实也是资源。能否有效利用这些资源,是未来占领发展先机的重要条件。邬贺铨说。

  两化融合需要系统创新

  调查显示,在新工业革命来临之际,我国78.1%的制造业中小企业已经主动开始谋求由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变。这不仅需要应用信息化加工生产,对于生产中的管理、体制模式也是一种创新挑战。《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白皮书指出,当前中国的制造企业,或通过配套加工、外包等方式,或凭借价廉、优质的产品,通过跨国零售企业的全球采购体系进入全球产业链。而中国智造的核心,就是在中国自主研发能力不强却拥有广阔市场的情况下,通过与国际接轨整合产业链的方式,活跃和提升中国企业在全球商业体系链条中的角色。

  目前,中国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中心,有172类制造业产品产量居于世界首位,占据了多个制造产品领域的隐形冠军。例如,集装箱产量占据全球的80%、电池80%、玩具70%、自行车60%、电话机50%、鞋50%、个人电脑40%但由于缺乏核心技术与自主品牌,中国制造仍缺乏核心话语权。以风靡全球的芭比娃娃为例,在我国生产价值仅1美元的芭比娃娃,在美国的售价高达9.99美元。事实证明,中国企业只有向产业链两端转型,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但如果缺乏成熟的管理、体制创新模式支撑,想要进入到科技研发与市场营销环节,建立起自身品牌优势,成功转型升级谈何容易?中国制造转向中国智造,其实是一个系统性课题,需要对创新理念、管理模式、体制机制作相应的深入思考、调整。

  在国家的创新体制层面上,邬贺铨认为,首先应该进一步优化教育体制。尤其是我国大学教育对人才的培养,要从应试教育转为素质教育,拓宽专业领域,进行学科交叉,开阔学生思维,真正激发学生的探索创新积极性,培养出大批时代亟须的复合型人才。在科研管理方面,可以集中经费进行重点项目研究,形成科研合力,减少因为项目同质化而造成的资金浪费。此外,对重点项目应有意识地进行国家布局,例如,材料基因组、合成生物等领域,美国都已将其列入了自己的国家计划。

  以台湾地区为例,台湾工研院的制度是:所有科研费用只有一半来自政府,另外一半来自企业。这就意味着,科研院所从企业拿到的钱更多,政府所提供的资金也会有所提升。那怎样从企业得到资金?除了转让成果,还可以提供技术与人才。政府追求的不是成果转让的所得,而是成果转化成产品后,企业利润的税费还给政府的大循环。这时,企业不仅可以生产产品,而且获得了技术,知道怎样改进产品。邬贺铨解释说,这可以为我们的产学研良性互动提供借鉴。

  产学研要想有效结合,研究所从中起到的桥梁作用也很重要。邬贺铨认为,现在除一部分大学专注研究外,多数大学应面向企业,真正做到产学联动,创造出更多的经济价值。而对于教授职称的考核也要有所转变,应该更关注其创新和发明专利对现实产业的贡献,加强科研人员将专利发明转移到实际应用上的动力。

  中国智造企业是主体,管理模式创新需求迫切。当前,我国的产业升级与企业转型同步进行,必然对企业产生更多的管理需求,并将进一步催生管理模式变革。在第三次工业革命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关注内部管理体系的建立,并且已经付诸行动。有学者表示,要实现中国智造的转型,不仅要学习西方先进的管理模式,更要创新中国的管理模式。只有寻找到与转型期相匹配的管理模式,才能重塑企业竞争力,真正实现中国智造的华丽转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