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足球 > 正文

昆山爆炸案教训:中国制造业应告别“廉价优势”_0

未知 2019-06-07 14:04

  自8月2日江苏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发生粉尘爆炸后,截至目前,罹难人数已上升至75人。

  事件发生在周六清晨,休息日,工厂却人满为患。该公司官网资料显示,公司共有员工450人,而当时在车间人数,就达到264人,其中打卡上班者有261人。

  数字反映出某种熟悉的国情:一方面,要不要加班,工人无法作出自由选择。订单来了,公司就得加班加点,这个时候提出不想干活,几乎等同于辞职。而另一方面,吃苦耐劳的中国底层民众,只要能够获得酬劳,可以忍受恶劣的工作环境,可以忍受工作加点加班,甚至承担起危及生命的风险。此种廉价劳动力,已成我们熟悉的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事故发生地昆山,是一个特殊的城市,它的经济体量在上海经济圈中所占比重之高,无人望其项背,有人甚至就此提出昆山模式。无论是昆山模式,还是东莞制造,它们都是中国制造的代名词。中国制造,说白了就是代工,无数的跨国公司把生产基地挪到中国,看中的就是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巨大的市场。

  在昆山,像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这样的外资企业、合资企业,不计其数。截至2012年底,全市累计批准来自世界54个国家和地区的投资企业2000多家,合同外资近100亿美元,世界五百强企业已有23家在昆山投资。昆山已名副其实地成为中国大陆国际资本输入密度最高的地区。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中荣金属有限公司的惊天一爆,所暴露的是,以昆山为代表的中国经济转型在由劳动密集型产业向技术密集型产业转移的过程中,遇到了难以逾越的瓶颈。

  经济学家林毅夫在20年前出版的《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一书中反复强调发展战略的选择是否和资源禀赋的比较优势一致,是决定经济体制模式进而决定经济发展绩效的根本原因。

  过去30年改革,中国资源禀赋的最大优势,无疑是数量庞大的廉价劳动力,这正是支撑起中国制造的最重要元素。然而,由于缺乏与之配套的深化改革,中国经济对于正在消亡中的人口红利依然保持着廉价劳动力路径的高度依赖。这就回到了12年前,那场后发劣势、后发优势之争。

  而昆山事件则显示,中国经济转型的瓶颈正是杨小凯所说的后发劣势:倾向于技术模仿的后发国家,虽然可以在短期内取得良好的经济发展,但从长远看,会因缺少制度模仿而发展失败。

  昆山市政府曾信誓旦旦地向媒体表示,昆山的企业大部分已经完成了从劳动密集型企业向技术密集型企业的过渡。经济转型走在前列的昆山尚且如此,其他地区又是什么情况?

  前30年,中国就是通过承接国际产业转移所形成的那些在当时看来的所谓的新兴产业,实际上是一些较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环节,是高端产业低端制造者。昆山的大部分企业就属于这种高端产业低端制造者。

  通过承接国际产业转型的形式融入国际分工体系,不仅不能实现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而且由于跨国公司把中国作为劳动密集型生产环节的配置地,从而极有可能使中国被跨国公司的国际生产链俘获而长期处于产品价值链的低端。

  一旦人口红利吃尽,劳动力成本上升,外资企业就会向成本更低廉的国家转移,形成浮萍经济。而留给这个国家的则是环境污染、生态破坏、资源耗尽等一系列的问题。

  同时,此种类型的中国制造,又是以人为代价,尽管有着高速增长的GDP,有着世界上最大的工程,但中国的劳工阶层,虽然表面上生产生活境遇有了改善,但是在物质与精神质量保障方面却依然乏善可陈,他们为中国的现代化付出了过于巨大的代价。

  基于此,对中国而言,开放条件下的产业结构转型应该做到两个层面:一是推进工业化进程,建立新的产业,实现新产业的从无到有;二是促进产业价值链的攀升,以获取更多的国际分工利益。

  目前,中国正在从第一个层面走向第二个层面。而这一过程,也应该是告别打工经济的过程。在以人为主体的现代化与以人为代价的现代话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现代化模式之间,必须选择前者。

标签